渭北春天树 江东日暮云。

过去的图书馆周末。

我在社会学概论课上看到这则文章

在这之前我在准备书籍《涂自强的个人悲伤》的讨论材料

就在周三,我和我爸说我给他买个围巾 我爸说他冷空气过敏,嗯……他血糖很高,我想给他买个围巾,早上多和我妈一起出去跑步锻炼。

我想,我难过也很正常。

上一周的周五。

给小朋友看照片,她说:“我好想跑到云里面去。”

“第一滴雨总是淋到我。”
“我怕你会感冒”
“一起淋雨感觉很好,对吧?”
“一起看球赛,我给你讲解,好吗?”

我想做那第一滴雨。
我不会感冒,我很少感冒,就算感冒也好很快。但你用手为我遮雨的傻逼行为也不赖。
所以我可以和你一起淋雨。
我洗个澡,希望能一起看球。

嘛呢。
该和自己好好玩会儿了。

真的好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KSID:

他们三个太好了啊呜呜呜。
大概是狼人minho,吸血鬼newt,普通人thomas。
画着画着跨了三部不管了。

比较烦的是,她会偶尔拦下我,说话可爱动作温柔。

“越是稀松平淡的时候,越需要一个知情识趣的伴。”

还顾望旧乡而长路漫浩浩

放假一周之后我终于回家了,在离小城大概还有30km的时候我爸打电话问我到哪了,需不需要他来接我。高中三年都在走的路,也不算晚,于是就按以往多数情况一样我说没事的,我打个的自己回来。

我家属于三个人都各自比较独立吧,除了第一次事件,少有接送。

所以从小我其实和爸妈在一起的时间不多,小学时在他们身边上学,假期就亲戚家四处留宿,初高中再到大学,离家越来越远,只有假期回家,再四处游荡几天,一起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所以,似乎给了自己已经独立的错觉。

拖着小箱子背着书包,卡塔卡塔地走进家门,我妈在为麻将凑人数。我说[妈,我回来了。] 她没头没脑来一句[嗯......你爸脚也受伤了......

© 半身陈皮 | Powered by LOFTER